话比繁花

话很多的闷骚

语言的精确度永远赶不上人的情感的细腻程度。
我连对爱豆的喜欢都会分为崇拜、舔屏和意淫。
其中意淫用又分为柏拉图式、恋爱向和性幻想三种关系。

我就知道上班不要化妆不要化妆不要化妆你就偏要化妆

早上一笔一笔雕出来的卧蚕

现在已经被我因为想不出选题而烦躁的手指揉成了黑眼圈

上周的读书记录

1.《温莎墓园日记》

我们自身充满谬误,所谓纯艺术,纯到了对社会对生活只用哲学的角度历史的角度来接触,热衷理论,忽略经验,注定要从自我架空的状况中摔落。

我这个自己还不像自己,何必谈他。

你没有找到认为值得为之慷慨的人,你便自重自卫,有时自重自卫得过了分,别人就说是自私,而你对那种人就更看不起,他们就更觉得你傲慢吝啬。

席德进是殉情者,但无情可殉,故殉了别的。

友谊的深度,是两个人的自身的深度的表现,浅薄者的友谊,是无深度可言的。

唯有好人之间才会产生友谊。from 西塞罗

2.《危地马拉传说》意象非常新奇浓烈,玛雅文明的神话世界

3.《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》

有的人很渣,他们自己却不知道。

傻白渣,我们通常这么称呼这类人。

把出轨当追逐真爱,
把聊骚当怀念青春时代,
把花心当博爱
……

凡此种种,都可以称为傻白渣。

这种人的独特之处在于:他们并没有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妥,反倒把它当成一种,浪漫。

这种人的存在还蛮普遍的,电视剧里的出轨男女的经典台词不就是:我的是真心相爱的!

看吧,这就是傻白渣。在自己自私的逻辑里飘飘然,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别人。

去年有一部不红的日剧,我挺喜欢,叫《其实并不在乎你》。

整部日剧,说白了,就是讲两个有家庭的男女出轨的故事。

然而,不幸的是,出轨的两个男女是两个“笨蛋”,更加不幸的是,他们各自的原配,则是不折不扣的“学霸”。

两...

new day

意义不明的app,界面还挺好看的

我觉得这种状态不坏。

所有情绪和感觉都只与自己有关。难过就是自己的难过,而不是一种为了博取他人关心的表演。

在认清了人类所能给予他人的感情之有限之后,有些东西像烟雾弹一样褪去,我发现我还是一样的不快乐,这使我感到欣慰。

我的难过是一种本质上的东西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

与它相处了这么多年,我也懂得了与之共存的方法。

任何东西,只要不人为地与之对抗,就不会产生作用力。 包括情绪和心理状态,承认它的存在,不去刻意取缔,就能庖丁解牛地度过每一天。

你可能还是会时常郁郁寡欢,但是与其去把它看成一种痼疾,不如把它看成自己的性格。

我虽然无法和周围人一样积极向上,生活丰富多彩,但是...

人的一切都不纯粹,我头脑简单,不喜欢复杂的感情。

我回来看一下

网易的实习快结束了。
就现在这种状态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下一份实习。
觉得自己某些地方进步了,某些地方又退步了。
就这么参差不齐地成长着。
lofter,
好久不见。

卡森·麦卡勒斯|我爱你,和你是不是个奇葩没有关系

  读完这篇小说的那个中午,闷热到几乎时间静止,蝉在叫,好像在抱怨即将要来临的大雨会让它们无处藏身。一直到了清凉了一点的晚上,我才有精力想起来推荐给老铁看看,老铁的第一句评价是:这名字。这名字怎么了,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,我觉得挺好,就像麦卡勒斯一直以来给我的感觉一样,有点诡异、有点疯癫,又有点童话。让我想起有点阴郁的马戏团,让我想起《美国恐怖故事》里的《Freak show》。

  多年以前,她用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,给我上了一节关于孤独的启蒙课。多年以后,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让我在一个滞闷的午后回忆起一段又一段关于爱的经历,在每一段经历里,麦卡勒斯的哲学都闪耀出不可思议的智慧的光。这个一生孤独...

©话比繁花 | Powered by LOFTER